思南-

sharm:

(*´艸`*)畫一下漫步劇情裡的畫懟懟事件
因為不知道女主到底畫的是如何是多難看(´・ω・`)只好用左手畫一下了

【李泽言视角】男友准则

每每看到小姑娘这字眼就让人心动

犹有桃花流水上:


李泽言个志未公开小甜饼之一


001


小姑娘鼓着个腮帮子对着我的时候像只被踩中了尾巴的小仓鼠。


 
“你看人家多浪漫,女孩子问男孩子如果有人来追该怎么办,男孩子就说,我把追你的人都给绊倒了。”


 “你让人追不上不就行了。”


 
“李泽言你还有没有点浪漫细胞了!”


 
她倒是越来越放肆了,对着我的脸就下手,然而这副淑女成熟的打扮,让她看起来不像是惩罚和撒娇,更接近于情侣的调情。


 
其实我知道她只是在说笑,不过想要看到我这张脸上更多真实而生动的表情,她与我都很清醒,两个人站在足够高的视角的时候能看到的是不一样的风景。


 
这个时候,绊倒显得未免落于低级了。


 


 002


我时常在恋爱之前及恋爱中反省自己的爱情观。


 
我并非宿命论者,正如任何一种爱情里的恰到好处,都必然有切实相互吸引的缘由。我不会因为什么命中注定的相遇而等待,态度更接近于对生活和感情的认真。


 
有人说爱情的观念会受到父母的影响,我错过了他们最甜蜜的一段日子,以及或许可能的最平淡而温暖的日子,但是我始终记得父亲对母亲无声的怀念,共同的回忆里母亲的形象在我脑海里愈发清晰。


 
多年后我打的那些永远没有人接起的电话,总会让我想起她的音容笑貌。


 
他看着我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像他的模样,偶尔也会拉着我和他相对坐下,谈起他与母亲在异国他乡的初识,针锋相对之间增长的情意,和婚后在有我之前属于两个人的世界。


 
“您当时择偶的标准是什么?”


 
“最开始只是认真的恋爱,婚姻是水到渠成而不是目的,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那您喜欢母亲哪一点呢?”


 
“等你遇到你的那根肋骨,这个问题不需要我回答。”


 
他的腿脚已经不像年轻时候利索,但依然像一只巡视自己领地的雄狮。


 
父亲扶着我的椅背,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遇到你的那一半的时候,带回家来看看。你用不着担心我不喜欢,反倒是我得担心我能不能帮你加点儿分。”


 
“你可比当年的我要不会说话多了。”


 
他似乎对于我能否追求到自己的幸福有种并非他的性格所能达到的执拗。可我确实感激他,并未因为母亲的离去,而让我觉得家庭不是温暖的代名词。


 
当然父子之间交流了那么多次,我深知他虽然在商战中口舌伶俐压迫感十足,真到了生活之中到底是谁更不会说话一些还真不好说。


 


 
“你又在开小差。”


 
恋爱之后小姑娘总是喜欢朝着我的膝盖上爬,就好像她有了个比我高出一点儿的高度也就有了气势,质问起来也有了什么倚仗。


 
“我只是在思考我怎么就掉你这坑里了。”


 
小姑娘眼神里冒着火气,似乎我但凡再说出一句她不乐意听的,就要直接对着我的脸做出什么事情来。


 
“别这个表情,我从不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遇到她的时候我才开始理解父亲话中的意思。我一度觉得自己并不会喜欢莽撞而青涩的姑娘,可当我坠落进她的眼睛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开始期待一个人的成长。


 
如果仅仅是欣赏她在事业上的拼命,斩断后路的决心,以及那颗少有的干净却不能称之为单纯的心,在我从步入成年到遇到她以前我其实遇到过很多拥有类似品质的女性,但是正如父亲所说,有些问题是不需要回答的。


 
我只需要知道,她满足了我对于爱情伴侣上的绝大部分的幻想,以及,她准确地命中了我的心脏,这就足够了。


 
“这句话还差不多。”小姑娘扭着头左右看了看,家里那两只被她接过来的猫咪都背对着我们,她的眼睛一亮,迅速地对着我的脸颊亲了一口。


 
“就这点奖励?”


 
“那再奖励你给我做一桌子菜,我全填进肚子里。保证明天上交的策划案不出错。”


 
“也不怕撑死你。”我挽起了袖口,动作上很诚实。


 


 003


我一直觉得我还是挺容易琢磨她在想什么的,可惜事实证明大约男性与女性在感情上的考虑模式还是有区别,以至于小姑娘心血来潮说要立个男友标准,生怕我总是忘记情侣关系的时候,我还是不免愣了一下。


 
在公众面前她倒是端庄矜持得很,抱着个文件夹亦步亦趋地跟在我的后面,该需要她上前建立人际关系的时候又毫不拖泥带水。我见着她越发有了管理者的自觉,言谈里也少了几分校园习气和过分理想化的想法,刚为了她骄傲了两分钟,一转头没了别人,又成了个挂在身上撒娇耍赖没什么干不出来的幼稚姑娘。


 
“让合作方看见你可就没形象了。”


 
“你当我蠢吗?”


 
小姑娘倒是有点儿意思,学会了撩头发这项不经意地散发魅力的招数,她确实长大了,眼神里也有了几分上位者的气势,就连眼波之中都多了韵致。


 
“蠢倒是不蠢,就是……总是没事就犯犯傻。”


 
“你就不能多夸我两句。”


 
“不是才夸了你这次会议上的表现有气场吗?”


 
“跟你没法交流了。”


 
她犹豫了两下,到底是没把鞋跟往我脚上踩。


 
我曾经逮住魏谦跟他咨询一些关于女孩子在恋爱中的想法,魏谦苦着个脸表示自己是个单身狗也不是女生怎么就能知道这么多,结果第二天上交了个文件,里面洋洋洒洒全是他采访公司女职员的记录,他倒是无愧于自封的我的左右手的称号,还给一条条归了类甚至在最后做出了长篇大论的总结。


 
然而事实证明理论并没有什么用,他依然没找到女朋友,我也依然不知道小姑娘到底在说某句话的时候是不是有别的意思。


 
从公司回到家里的时候她拉着我的领带扬言要因为我今天又说她犯傻给我个教训,高跟鞋还没脱下看起来倒是高了一点儿,可惜身高差摆在这里,她饶是再故作盛气凌人,卸下了与合作方讨论相关事宜之中的公事公办,也显得像是个冲着人撒娇的小女孩。


 
“我觉得我有必要给你立个规矩。”小姑娘大约也觉得仰着脖子难受,往后退了两步。


 
“嗯?首先我得说清楚,如果你有什么做错的,我可不会纵容你。”


 
“谁跟你说这个了。”


 
“我听说有什么女朋友说对的就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这类的规矩。”


 
“这都什么年代的东西了,谁说这个了。”


 
似乎经过这么个对话她的火气也消除了大半,把高跟鞋卸了踩着个拖鞋直接瘫倒在了沙发上,我坐在单人的位置上,看着她拿着手里的柴犬抱枕消解剩下的那点怨念。柴犬的耳朵被她从两边揪起来竖在头上,我也不知道这傻姑娘又想到了什么东西,居然自顾自地就笑了起来,又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想要说的到底是什么,强行板起了脸看向我。


 
“男友准则第一条,有规划未来的想法。”


 
“嗯,这点我没有异议。”


 
“第二条,吵架的时候不把女朋友的气话当真话。”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没数?”


 
“第三条,主动给女朋友打电话。”


 
“还有……”


 
小姑娘突然就脸红了。


 
“还有第四条,在别人面前是君子,在女朋友面前少当点儿柳下惠。”


 


004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另类的四条男友准则。


 
第二条和第三条我倒是听人提起过,事实上作为比她年长一些的,在这段恋爱关系中我或多或少还是要迁就她一些的,何况她其实也并不是什么骄纵的性子,我们偶有难以避免的口角,却总是在最后成了让感情增进的环节。


 
小姑娘并不怎么会吵架,她的少女时期也依然生活在象牙塔里,被我过分苛责之后想要对自己的某些行为进行辩驳,大多也缺乏条理,结果后来说的多了,言辞上大有长进,更是不知道怎么领悟了直接炸毛付诸于行动的真理。


 
我当然不会将她的气话当做真的,反倒总是明明她不占道理的状况下让我觉得成了自己有愧疚感,久而久之小姑娘发现老虎屁股也不是摸不到愈发蹬鼻子上脸。


 
至于电话,我们似乎将之变成了一种打赌的工具,谁能率先在对方没察觉的情况下自然挂断电话,谁就是赢家,下一次就得由另一方打电话过来。


 
“怎么想到规划未来在第一条的?”


 
“我说的不是结婚生子之类的,我是说,规划事业和爱情的平衡啊,考虑我们之后事业进入下一个阶段之后会不会出现异地恋之类的问题,其他的你自己想。”


 
“或许我想的可比你想的要远得多。”


 
我发现在这段恋爱之中我越发明白了一句话,爱是原形毕露。


 
我无法在她面前保持那种固有的骄矜,以及妄图掩盖自己感情,想要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来袒露心迹的举止,当她开始将我从一个类似于人生导师的位置转向一个她的暗恋对象的时候,她的眼神足以让我溃不成军。


 
父亲和母亲的生死离别一度让我觉得婚姻之中有太多未知的因素,留下一个人是极其残忍的,可是当她的一举一动中的日渐增长的魅力无法被忽视的时候,我开始明白我并不是因为到了年纪才想要安定下来,而是如同父亲所说,水到渠成地想要感受年轻几岁时候的怦然心动,牵手与对望之中的心率不齐热血上涌,以及两个人只需要倚靠在一起就能够平静下来的这种细微而美好的感觉。


 
凌晨四点按照作息起床的时候,脑子是很清醒的。


 
我甚至会考虑在她的发展计划之中我应该保持一个怎样的距离既不让她被过分保护,又能向着她的潜在追求者宣誓所有权。我明白她的自尊与上进心,所以哪怕关系稳定,我也在思考着自己要不要将华锐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她的公司中去。


 
婚姻生活的幻想中我唯一的灵感来源是父亲与母亲的爱情,可惜母亲又并不像她那样跳脱,总是让我如此头疼。


 
“唔,好吧,因为你是聪明人。”


 
“你错了,聪明人达不到情感的完美高度。”


 
“为什么?因为恋爱让你变傻了。”


 
“因为过分完美反而少了生活趣味,我不需要你做出这种退让。”


 
小姑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乍一眼让人觉得她有了什么有深度的想法,结果说出口的却是,“你别老把话题扯偏了,这四条你同意不同意?”


 
“如果不同意我早就不让你说下去了。”


 


 
005


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哪里给了她过分膨胀的自信,以至于我从国外出差回来,看到家里的墙壁上被她贴上了一张纸,上面画了个几乎铺满的表格,大致内容就是四条准则的执行情况,偏偏因为只有四条,横向的部分看起来空落落的。


 
我开门的时候,她正拿了一支笔在纸上写着什么。


 
“纸上没填满?”


 
她似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我已经兜到了她的身后,依然兴致勃勃地琢磨着用词。听到问题头也不抬地回答,“是啊竖向的内容少了点。”


 
“那,除了男友准则你是不是应该考虑再列一个女友准则?”


 
“那是什么?”


 
“比如说,天冷不许忘记加衣服,不许和自己过不去,不准对男朋友口是心非隐瞒对自己的不利消息,以及——”


 
“对你的男朋友报以信任。”


 
“你没必要记录这些东西,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就一定不会违约。”


 
“行啊那你执行一下第四条。”


 
我居然被她一句话梗住了,小姑娘除了心智成熟,随机应变的能力看来也大有长进。

海老牛蒡卷:

😭😭😭十一章最喜欢这里!!!双腿交叠靠在栏杆边 过于性感了!!!

啊梓君:

好像过去的有点久了哈哈哈,来一发后续玩!

是之前的李泽言EVOL事故梗。

前篇戳这里

中间有篇无责任乱续

嗯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箭-竹:

全都是关于你的事 系列合集

周萌萌的小东西真的很难选,脑袋瓜里都是周棋洛的零食盒,哭唧唧(ಥ_ಥ)

明明是白夫人画完几张图摆在一起一看,觉得自己是白起后妈(学长你听我解释,再给我一次爱你的机会)

哇塞!太可爱了吧!!!

绿绿绿酱:

微博66666粉福利~话说很气!一直抽不到ssr!但我觉得r卡一定也有汉子们深沉的爱!安慰一下每一个迟迟抽不到自家ssr的夫人们,相信明天会更欧!顺便再转发中抽几位夫人送些小礼物~3月22晚上八点开奖~微博走https://weibo.com/1794480724/G7YBxxlcU?filter=all&root_comment_id=0&type=comment#_rnd1521380225891

谁不心动!

砂罐娘:

“心情不好要抱抱李泽言才开心”

虽然老李经常怼,但是我觉得他真的超级宠溺QAQ虽然他温柔的表情总是在女主看不到的时候才露出来……所以这图上老李的回应大概是——

“你现在如果抬起头,我恐怕要吻你”

ε=(´ο`*)))唉女王节了,要李泽言抱抱才会节日快乐嘻嘻嘻嘻

[主恋与]吃枣药丸的我群太太lofter帐号合集

二二九:

我群老师的微博合集点我


顺序是按照圈名音序排的 没有先后之分❤


※群成员一般情况下不再加新








阿海: @深海翻車魚 


阿梨: @梨拓 


阿宵: @戏宵子 


阿虚: @春日在天涯 


阿朝: @朝歌已暮 


白茶: @白茶籽儿 


卟卟:暂无


擦擦: @我写文太差被关了起来 


刹那: @刹那 


虫虫: @国家退堂鼓一级表演艺术家 


春歌: @妖怪春歌 


大东: @EAST_LAN 


端端: @折与顾里 


二二: @执戈   @二二九 


菇菇: @杏鮑菇子 


硅米: @loneliness  @guimizb 


壶: @博斯藤壶 


迦南: @迦南 


九里: @九里九九8 


9mm: @9mm Bullet 


君君:  @君须记 


蓝蓝: @筱原蓝 


鹿森: @鹿森 


绿绿: @绿绿绿酱 


米沙: @Mi_sha 


暮暮: @暮雨晨风 


沐雨: @沐雨


宁宁: @Nylyn 


牛蒡: @海老牛蒡卷 


轻原: @轻原 


苏安: @SuaLily 


糖森: @TTangSun 


塔塔: @江月何曾皱眉 


桃华: @桃華 


甜茶: @颂曳 


甜甜: @甜三岁来了 


歪酱: @安崎サトコ♡  


丸乾: @one丸乾 


汪酱: @汪汪叫的獾 


温酱: @温杯烫盏VayneJ 


夏夏: @千秋万夏 


夕舞: @夕舞ayumi 


烟灰: @soot烟 


砚潋: @砚潋 


遥遥: @犹有桃花流水上 


椰汁: @Vigour薇格 


柚又: @YO+ 


壮壮: @狂风骤歇 


佐守: @-佐守-